宜宾警察夫妻档:把警服穿成情侣装 是最浪漫的事

2019年09月15日 07:31:29 来源:
记者:钟晓璐 编辑:王敏琳

  今年中秋,甘露和夏梦终于可以同时休息一天,一家人吃个了团圆饭。夏梦还为每个家人准备了一份礼物,“每当这种时候,我最怕听到手机铃声,希望能完整陪伴家人一天吧。”

  甘露是禁毒大队民警,任务繁重,丈夫夏梦是刑侦大队教导员,经常外出执行任务。两人虽然同在宜宾市兴文县公安局上班,但一起吃饭的日子少得可怜。

  “注意安全,你回来了跟我说一声。”每次丈夫出任务,甘露就会发一条这样的信息,然后提心吊胆等着回复。

  女儿教室是哪间不知道,逢年过节总是在岗位上忙碌,计划好的事情总是被突然的警情打乱……结婚10年间,甘露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同为警察,她理解丈夫的忙,也心甘情愿担起家庭更多的责任。于她而言,能把警服穿成一辈子的情侣装,是最浪漫的事。

  嫁了个警察丈夫

  她说“我理解他”

  初识夏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印象:眉清目秀,眼睛会笑,一脸儒雅之风,若不是一身藏蓝色的警服,你很难联想到眼前的人竟是刑侦队伍中的办案能手。

  而甘露温柔娴静,声音柔和,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瘦小的身躯也很难让人把她与禁毒民警的身份联系在一起。

  2008年,两人同时考入兴文县公安局,相识相爱。“他工作认真,人也善良,就是这些吸引了我吧。”回忆起恋爱时的场景,甘露不由得嘴角上扬。

  得知女儿找了警察当对象,母亲首先反对。甘露的父亲也是警察,在她11岁那年,父亲加班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去世,是妈妈一个人将她拉扯大。

  “你想过没有,当年你爸爸回家就像住酒店一样,你是警察,再找个警察当丈夫,你们的日子还过不过?”妈妈语重心长地对她说。

  甘露听完笑着安慰母亲:“大家都觉得嫁警察辛苦就不嫁了的话,那不是所有警察都找不到对象了?”

  2009年两人步入婚姻的殿堂。甘露心中曾幻想过无数次自己的婚礼,但是考虑到自己和丈夫同为警察,工作繁忙,两人最后决定只领证不举办婚礼。

  领证当天,夏梦到民政局办理婚姻登记手续后,又赶回去上班。因为负责管辖的辖区警情较多,第二天下午才回家,回家后还没与新婚妻子聊上几句,便倒头就睡。

  甘露的母亲见状不由得心疼起女儿:“你看,我跟你说过吧,嫁警察会很辛苦的。”甘露只是回复了母亲一句:“我也是警察,我理解他。”

  收获一摞荣誉证书

  他说“有她的一半”

  10年间,夏梦凭着自己的认真努力和家人的默默支持,从古宋派出所民警到刑侦大队中队长、大坝苗乡派出所所长,再到刑侦大队教导员,破获了数起大案要案,书橱内垒起厚厚一摞荣誉证书。“这里面有甘露一大半的功劳。”夏梦说。

  2017年,兴文县公安局侦办“6·30”部督网络特大买卖枪支案,作为专案组的主力,夏梦几度辗转川、粤、黔三省多地,行程近万里调查取证。耗时3个月,“6·30”部督网络贩枪团伙案成功告破,共抓获制枪、贩枪、购枪犯罪嫌疑人34人,捣毁非法制枪窝点2处,收缴追回气枪38支、铅弹8000余发、气枪零部件1000余件。

  回想这3个月,夏梦的记忆中有的只是侦破案件的艰辛和喜悦,后来仔细回想,妻子甘露似乎从未在他工作期间“扰乱军心”。这期间,甘露只是偶尔发送短信提醒丈夫“注意安全”。

  今年9月6日,是甘露35岁生日。夏梦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到家时已是次日凌晨,家人早已睡下。第二天,他去买了个蛋糕给妻子补过了一个简单的生日,甘露不仅没有任何怨言,反而激动得像个小孩。

  提起家庭,夏梦觉得愧疚,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弥补。“我真的没有为他们做过啥,我是不合格的丈夫、不合格的儿子、不合格的爸爸。孩子长到7岁我几乎没操过心,教室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但在甘露心中,夏梦却是最厉害、最有责任心、最有担当的人。“他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每当他破了案子我比他还激动,如果我们作为警察都舒舒服服去玩去享受,谁来保证大家平安?有大家才有小家。”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钟晓璐

特色栏目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论坛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幸运28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