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成都东部新区|未来之城:5“新”之变

2020年05月11日 07:38:58 来源:
作者 李艳玲 孟浩 吕甲 编辑:许成嵩

  龙泉山东侧、沱江之畔,一座“未来之城”即将崛起。

  一朝落子,三年蓄势。2017年4月举行的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作出实施东进战略的重大决策,拉开了成都跨越龙泉山与重庆相向发展的序幕,2000多年来“两山夹一城”的旧格局从此被打破,“一山连两翼”的新格局应运而生。实际管理人口已超2000万人的成都,将藉此破除“点状扩散、圈层发展”模式,形成“多中心、网络化”空间格局,完成城市格局的千年之变。

  千年变局,动力强劲。今年初,中央为成渝地区画出“双城经济圈”,唱响“双城记”。国家战略机遇,催生了东部新区,这片蓄势已久的热土迎来前所未有的机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动力。

  历史机遇叠加时代责任。随着5天前成都东部新区正式挂牌成立,一个全面呈现公园城市特质、走向世界的未来之城路径已然明晰——成都东部新区将努力建设成为国家向西向南开放新门户、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新平台、成德眉资同城化新支撑、新经济发展新引擎和彰显公园城市理念新家园。

  顺势而为、谋定而动给出的5个新定位,有怎样的现实基础?走向世界迈向未来,东部新区建设如何高质量推进?连日来,记者深度专访多位本报首席观察员,试图从他们的专业眼光中找到答案。

  定位1: 国家向西向南开放新门户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四川)自贸区综合改革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霍伟东

  主动借势:“走出去”赢得更广阔市场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四川)自贸区综合改革研究院副院长、教授,本报首席观察员霍伟东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东部新区的建立,将为成都作为向西向南开放门户提供平台支撑,增添新内涵。

  他告诉记者,从交通和运输服务看,成都东部新区将极大地增强成都作为向西向南开放门户的交通枢纽功能。一方面,空港新城将依托天府国际机场,建设成为引领航空枢纽经济的强大引擎,为向西向南开放提供国际枢纽新通道和开放新平台;另一方面,简州新城将建设以成都东部新区铁路枢纽站为核心的创新服务平台,提供商业商务、生活服务等各种基础服务,为向西向南开放提供强力支撑。

  从产业支撑看,金简仁产业带涵盖简阳城区、淮州新城、德阳凯州新城、眉山东部新城,合力打造成都东部新区核心产业联动带,加速形成产业集聚,目前先进汽车科创空间、民航科技创新示范区、航空商贸产业园等项目已开工建设,普洛斯、吉利集团、安博物流等世界500强企业顺利入驻,重大功能性、标志性项目也在加快推进。随着重大功能性、标志性项目的加速推进,东部新区将大大增强成都作为向西向南开放门户的产业承载能力。

  结合东部新区目前的发展形势和产业结构,霍伟东建议,东部新区要着眼于国家向西向南开放新门户这一定位,在交通运输方面、产业与资源配置方面主动借势,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

  在交通运输方面,依托天府国际机场,构建大能力、功能强、综合性航空交通枢纽,加快开通通往“一带一路”沿线、南亚、东南亚国家的国际客运货运航线;依托成都国际铁路港,多线并进加快新通道基础设施建设;依托东部新区平台与区位优势,建设联合沿边口岸开放平台,打通南向陆海国际大通道。南向通道是四川地理距离最近的出海大通道,经南向通道出境将有效弥补四川省物流成本高、运输效率低的短板。四川省南向出境(海)通道主要通过广西、云南两个方面,应联合广西、云南沿海沿边开放口岸,从而构建空铁公水一体化综合交通体系,打造国家级内陆临空经济发展示范区。

  在产业与资源配置方面,他建议要加快推进产业“走出去”、提升要素资源配置能力,加强与西向南向成员国在资源、产业投资协作、贸易融资方面的互补互惠合作。资源方面,利用东部新区的平台优势,拓宽与东南亚国家在石油、天然气能源及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在农林牧渔资源、矿产资源等方面的合作前景,支持有条件的东部新区入驻企业参与东南亚、南亚等地资源开发利用和基础设施建设;产业投资协作方面,借助东部新区平台优势,开展产业合作。贸易融资方面,应加强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国家的合作,积极对接其贸易、金融和资本优势,加强东部新区贸易、金融制度和相关设施建设,为面向西亚、南亚以及东南亚的企业提供融资便利。

  定位2: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新平台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四川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李后强

  双城核聚变:“四种效应”再造发展优势

  “成都东部新区的设立,着眼战略全局和未来发展,有利于加快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做强成都极核。”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四川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本报首席观察员李后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成都东部新区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新平台,亦是新空间、新环境、新条件、新舞台,是双城之间的桥梁和纽带。

  他建议,要把这个新平台的优势和潜能充分挖掘和激发出来,让双城产生“1+1>2”的非线性倍增效应,产生成都和重庆过去独自都没有的新质、新量,这才是设立新区的宗旨和要义,其本质是要发生“化学反应”甚至“核反应”,产生新物质甚至“新物种”,而不是“物理混合”。要利用这个新平台吸引资金、人才、企业、项目、技术,并在这个平台上发生聚变或者裂变反应,释放巨大能量和效益。例如,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成都东部新区将统筹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投融资体制、创新创业等方面改革,加强与重庆的规划对接、政策衔接、功能链接,强化基础设施、现代产业、公共政策等协同,推动市场统一开发、要素合理流动和资源高效配置,以点连轴促进成都重庆相向发展,带动成渝中部区域城市群快速崛起。

  李后强表示,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要把“新区效应”转化为发展优势,以国际惯例和国内经验为参照,确定发展战略,作好远景规划,加大对外开放,力争在新区效应的有效时段内,使新区成为投资、投智、投身、投物的热点,引进高级人才、引进先进技术、引进名牌企业、引进建设资金,利用政策优势培植新的经济增长点和高科技产业园,铸造竞争优势,为下一步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李后强告诉记者,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是世界为数不多的“双核型椭圆经济圈”,成都、重庆主城区是两个核心,遂宁、资阳、潼南、大足等地是成渝主轴上的重要节点,成都东部新区地处“核心”与“主轴”的“中间态”。成都东部新区要充分利用其明显的区位优势,形成更加多元化的发展格局。将区位优势与新区效应有机结合,通过四种效应,再造发展优势。

  哪四种效应呢?李后强进一步阐释说,一是“尖凸效应”或称“硅谷效应”。过去成都与重庆有“双曲线”的发展趋势,即重庆向东,成都向西,形成了“拔河效应”,从而使成渝中部产生了“塌陷效应”。建设成都东部新区可以将“双曲线”变为“椭圆区”,将“塌陷效应”变为“尖凸效应”。成都东部新区通过构造“吸引点”,点燃高技术火炬,以开明、开放的政策吸引区外资源。二是“支点效应”。成都东部新区是核心与主轴上的“重心点”,能产生“支点效应”,完全可以成为周边城市的经济伙伴,构成利益共同体,优势互补。三是“分流效应”。成都东部新区可“过滤”和截留成渝连线上的信息流、物质流、资金流、项目流和人才流,产生“分流效应”。四是“势差效应”。成都东部新区与重庆、成都主城区相比,暂时在经济发展方面存在一定差距,差距就是潜力与动力,由此可产生“势差效应”。

  在他看来,成都东部新区要充分发挥 “吸引点”“重心点”“中驿站”的作用,把“尖凸效应”“支点效应”“分流效应”和“势差效应”放大并有效地转化,要形成有别于成都主城区和成渝中部城市的鲜明的东部新区特色,打出响亮的品牌,创造优势环境,培植支柱产业和龙头企业,增强经济势能。

  定位3:成德眉资同城化新支撑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四川区域协调发展研究智库主席兼首席专家杨继瑞

  下好先手棋:重构同城化“之芯”

  自2018年7月以来,在全省“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战略的引领下,成德眉资同城化实现了“破冰”。尽管启动时间短,由于成德眉资四市高度重视、跨越式推进,奠定了许多基础性工作。特别是成德眉资产业同城化的战略共识已基本达成,相关工作有序推进,同城化逐步进入协调难度大、进入“深水区”。设立成都东部新区,可以为成德眉资同城化提供哪些支撑?作为“主干”的成都,要与其他兄弟市州实现协调发展,东部新区可以有哪些先手棋?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四川区域协调发展研究智库主席兼首席专家,本报首席观察员杨继瑞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杨继瑞告诉记者,成都东部新区的设立和建设,将增强成德眉资同城化的产业支撑。成都东部新区加快成都先进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重心东移,加强成德眉资优势领域产业链合作,协同打造成德临港产业发展带、成资临空经济发展带。特别是成都东部新区的设立和建设,有利于形成成资临空经济产业协作带专业化分工体系。成都与资阳将共同做好临空制造、智能制造、航空物流、航空服务、会展商务等产业项目错位布局。

  在他看来,成都东部新区的设立和建设,也将通过成德眉资同城化的互联互通支撑。成都东部新区作为门户枢纽型新区,势必为成德眉资同城化打通交界地带“断头路”;中期构建空港物流、轨道交通、高快速路的“三张网”,建设“半小时经济圈”;远期要实现成都都市圈交通网络的同城化。成都东部新区的设立和建设,将重构成德眉资同城化“之芯”,为成德眉资同城化提供人口与产业承载力支撑。

  杨继瑞表示,成都东部新区可以通过政策创新、强化赋权赋能,破除制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和要素保障瓶颈,探索开展新型智慧城市前沿领域的试点示范,构建体现新发展理念、支撑高质量发展的政策制度体系,为其他兄弟市州提供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

  成都东部新区通过打造成渝相向发展先行示范区,统筹大区域交通整体布局,推进轨道交通延伸拓展,织密成渝双城高快速路网,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内联外通,共建多枢纽协同的成渝世界级机场群;通过探索经济区和行政区适度分离,鼓励其他市州在成都东部新区设立“飞地园区”,与兄弟市州建立互利共赢的税收分享机制和重大项目、重大功能协作机制。

  在与其他兄弟市州实现协调发展工作中,成都东部新区要坚持政府主导、市场导向,发挥“一干多支”各自优势特长,明确各阶段性工作重点,抓住最紧迫且能达成一致共识的关键性问题,先易后难,形成示范带动效应。

  定位4:新经济发展新引擎

  西南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陈光

  独特优势:打造“航空+新经济”产业集群

  东部新区“新经济发展新引擎”的定位将为成都发展带来怎样的“新活力”?为此,记者日前专访了西南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成都市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本报首席观察员陈光。

  在陈光看来,成都东部新区挂牌启航,遂将“新经济发展新引擎”作为成都东部新区的发展定位之一,确定了东部新区发展的“大方向”,也夯实了东部新区发展的“原动力”。

  “这有助于进一步提升成都经济体系现代化水平。”陈光表示,大力推动新经济发展,是成都近年来工作的着力点之一。东部新区之前,成都新经济主要布局在高新区等区域,重点发展包括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但在成都新经济场景中,尚缺诺贝尔级科学家云集的研发基地和世界级的产业集群发展,而“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战略启动和“东部新区”建设都是优化和拓展成都新经济发展布局的重要契机。

  事实上,陈光眼中的“意义”不仅于此,在他看来,东部新区将再次拉近成渝双城的距离。“成渝共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有基础。”陈光建议,成都东部新区的发展还应定位为,成渝共建全国有影响科技创新中心的桥梁和节点、发展双城互动的新经济走廊,而成都东部新区应成为成渝创新要素辐射、云集之地。

  陈光表示,在新区规划建设之初,就要按照世界知识经济聚集地、国家级新区的规格来谋划和发展。其次,优化新区“未来科学城”结构,按照核心研发区、科学教育区和产业功能区的结构布局未来科学城,要与成都已有的新经济区域在基础研究、技术开发和产业发展上形成差异和互补。

  除此之外,要大力拓展新经济应用场景,重点发展航空经济、现代物流、国际消费、智能制造、总部经济,特别要将航空经济作为新经济的标志和引擎。陈光表示,对新区而言,以航空枢纽为核心依托,以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为支撑,提供高品质、高效率、高附加值航空运输服务的同时,吸引全球全国航空运输相关产业、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集聚发展,打造“航空+新经济”产业集群,是新区发展的独特优势。

  同时,还要完善新区新经济创新发展生态。陈光认为,新经济发展的关键要素有三,超前的新知识供给与市场新机会、活跃的创新创业主体行为、优越的营商生态环境等。“产业链、创新链、资金链和政策链相衔接,高端产业、国际创新型大学和创新型企业相呼应,创新街区、总部创新空间和微创新空间星罗棋布,是可以畅想的未来新区建设的美好图景。”

  定位5: 彰显公园城市理念新家园

  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人民日报海外版原总编辑詹国枢

  落实“十六字”:期待公园般美丽舒适的新家园

  《成都东部新区总体方案》五个定位中,其中之一是东部新区将努力建设成为“彰显公园城市理念的新家园。”如何理解落实这一定位?记者采访了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人民日报海外版原总编辑,本报首席观察员詹国枢。

  “《成都东部新区总体方案》已经发布,拉开了‘拓展空间、加快发展’的序幕。我认为这是大势所趋。只要坚持数年,肯定必有所成。”詹国枢告诉记者,从总体方案来看,五个定位中虽然“彰显公园城市理念的新家园”放在最后,但这并非说明这一定位不重要,恰恰相反,这是需要贯穿于整个新区建设全过程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因为,一个定位中的任何定位,都需要由人去实现。东部新区的大多数人,必然长期工作于此,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要长期定居于此、生活于此。如果不把新区的生态环境打造好,不创建一个像公园般美丽舒适的新家园,那么,如何吸引更多人才到此创业?如何留下他们成家立业?不能吸引人才,一切都是空话。”

  “打造舒适环境,已经成为城市新区开发的一个普遍规律。”詹国枢告诉记者,未来新区,将不再是高楼林立的水泥森林。东部新区未来展现“山环水绕、错落有致、大开大合、城园交融”的城市总体风貌,实现“山、水、城相融共生,建设世界公园城市典范”让人期待。面向未来的东部新区,以后将成为成都的美丽后花园。

  “你们这个定位,既比较原则,又相当具体,我相信,这也是经过专家学者和有关部门认真调研、反复修改后确定的。成都人办事,讲究个认真、扎实、不凑合。倘若新区按照‘山环水绕、错落有致、大开大合、城园交融’这16个字去认认真真地办,扎扎实实地干,那么‘山、水、城相融共生,建设世界公园城市典范’的目标,一定能够实现。到那时,我一定重回成都,到新区好好地逛上几天,享受享受这‘绿色呼吸,满目春光’的巴适生活!”四川人詹国枢期待地说。

  本报记者 李艳玲 孟浩 摄影 吕甲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